中超再无重庆足球?两江竞技囧陷“讨薪门” 主管部门:正研究解决措施

5月19日,已经连着下了四五天的阴雨彻底让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外的马路湿透了。

在俱乐部的大门口略微停足,汪宁(化名)便一头扎进了雨雾蒙蒙的大街。他说,这几天倒春寒的天气,都比不上自己内心的寒意。

“七年了,我跟着一线队,为球队教练、队员们已经整整服务了七年。”汪宁颇有些不甘地说,因为对重庆足球有情怀,所以选择与球员们一道打拼。“怎么都没想到,我现在也成了‘讨薪一族’。”

事实上,被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欠薪的,包括了俱乐部所有人员:球员、教练组乃至保安、厨师、清洁工……

而这也引爆了让人难堪的一幕。5月18日,两江竞技俱乐部大门两侧,被贴上了白底黑字的巨型讨薪条幅——“为重庆而战义不容辞,欠薪两年青春不再”,“对得起重庆,对得起球迷,对不起家人”。随即,巨型条幅不仅引来众多市民围观,也在网络上被广为传播。

在俱乐部门口,封面新闻记者碰见了汪宁,他快言快语地讲述起自己的情况。前几年,两江竞技俱乐部整体状况还不错,给到球员、教练组和工作人员的待遇虽然算不上中超里的“顶级”,但也能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比较舒坦。

“前几年收入可以,有了一些存款,当时还定下了经济规划。可现在,连续十几个月的欠薪,不仅让生活质量大跌,甚至有时靠着‘套信用卡’的方式来维持日常开支。”汪宁说,每天一到家,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疲惫不堪的妻子,真是心急如焚。

“我夫人去年12月份生娃,也是球队保级最关键的时候,我都没有陪在她身旁,但我觉得值,起码球队最后留在了中超,这是对青春的一份记忆,也是我对自己的一份交代。”汪宁表示,对自己有了交代,但自己还需要给家里人交代。

“这几年,整个西南地区只有重庆一支中超球队,大家都想把这颗‘种子’一直保留下去,因此,在欠薪的情况下仍坚持训练、比赛,但是到现在已经欠了十几个月的工资,我们确实坚持不下去了。”汪宁无奈地说。

由于欠薪问题长时间得不到解决,两江竞技俱乐部的球员们决定从5月16日开始停训,而此时,距离新赛季中超联赛开打,尚不到20天时间。

5月18日中午,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官方微博发文,承认了球员停训一事,但表示这是“迫于现实,迫于无奈,迫于生计”。

当日下午,冯劲、尹聪耀等多名主力球员在社交平台发声,发布了俱乐部全体员工致社会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特别提到“员工之中被拖欠工资(时间)最长的已达16个月”,“2022赛季即将开始,我们和重庆足球又一次到了危急关头”,“我们不想让重庆人民失望,更不想让重庆足球的火苗在我们的手上熄灭。所以,恳请重庆社会各界给予我们支持,我们真的爱这支球队”。

与以往相比,如今的两江竞技俱乐部,即使在工作日也是一片冷清,数名讨薪的教练和球员无聊地待在办公室内,脸上写满愁意。

“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这个地步就是没有人管了,感觉很绝望。但凡有其他选择,我们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用停训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某外籍教练向封面新闻表示:“我们一直坚信俱乐部会慢慢变好,所以我们选择一次又一次地相信,但换来的只有不断的失望。”

在场的球员都无奈地叹气、摇头,其中一名球员说道:“俱乐部说会解决问题,每到一个重要的节骨眼上,都会口头或书面承诺把钱补完。上次说的2021年12月31日前结一部分钱,大家都安心地去打了比赛,也顺利保级了,但是钱到现在也没到账,就一直拖。”

另一名球员也表示:“2020年欠了我1个月工资,去年欠了11个月,今年又欠了5个月,最短的也有一年左右。还有一些之前贷款购房购车的球员,现在已经没法支撑每个月的按揭费了。”

除了球员遭遇长期欠薪,更悲催的是俱乐部的普通工作人员,他们收入本就不高,而这份收入几乎都是用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他们多数人被欠薪都已过半年。

老段今年50岁,在俱乐部干了4年保安,如今已经被拖欠了9个月的工资,导致他已经无法负担日常家庭开支,不得不靠下班后打零工来维持生活。

“我信用卡有1万多元没还,还欠别人好几万,不打零工怎么办,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老段说,他的兄弟也在俱乐部当保安,跟他的状况相似,也在打零工维持生计。

糕点师傅小胡今年29岁,被拖欠了10个月工资,“每个月都要还房贷,不得不趁星期天休息的时候,去送外卖挣点钱。”

一边是眼巴巴地望着拖欠的工资到账,另一边是俱乐部“真没钱了”。据一名工作人员透露,不久前,两江竞技俱乐部的银行账户已被冻结,原因是一名离队球员,因为遭遇欠薪,向法院提起诉讼,由此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后面即便有了资金,在银行账户解冻之前,也无法向大家支付。

“现在没有一个准确消息,也没有人出来跟我们说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得生活,都有各自的家庭要养,上有老、下有小,希望问题能够得到尽快解决。”球员和工作人员都如是表示。

众所周知,一座城市能拥有一支足球顶级联赛的球队,非常不容易,对于缺乏雄厚资本,足球人才又相对匮乏的中西部城市来说,更为艰难。

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前身,为1994年成立的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1997年,前卫寰岛俱乐部整体搬迁至重庆,以前卫寰岛、重庆隆鑫之名代表重庆征战当时的甲A联赛。大田湾体育场内的一声声“寰岛,雄起”“隆鑫,雄起”让万千重庆球迷血脉贲张、激情澎湃。

也就在2000年,力帆集团当家人尹明善挥动手中支票簿,收购重庆前卫寰岛足球俱乐部,成立崭新的力帆足球俱乐部。

在此后的17年时间里,“力帆,雄起”响彻重庆奥体中心体育场,力帆足球俱乐部也出现了几度沉浮,不过,力帆始终延续重庆足球的火种,甚至在很长时间里,力帆是中超球队的西部独苗,捍卫着重庆足球的荣耀。

值得一提的是,在鼎盛时期,重庆甚至出现了三支职业球队,但最终仅有力帆——两江竞技走到今天。

2016年底,力帆集团陷入困境,武汉当代集团收购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90%股份,尹明善和他的力帆逐步淡出足球江湖。

原本以为,当代集团信誓旦旦的接手,让重庆足球彻底迎来新的开始。但好景不长,当代力帆俱乐部屡次曝出“缺钱,不再玩”的声音。

2021年3月18日,按照“中性化”要求,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

同时,重庆市体育局明确表态支持本地职业足球运动发展,并草拟了一份股改方案。

在这份股改方案中,重庆两江新区的国有企业持有俱乐部60%的股份,当代集团保留30%的股权,力帆集团则以训练基地作价,保持10%股权不变。2021年5月之前的各种费用,由当代足球俱乐部自行解决;5月之后,俱乐部的费用将由各个股东按照持股比例来分别承担。之后,重庆两江集团做出了3年投入1.5亿元的赞助方案,首期5000万元资金也已打入俱乐部账户中。

不过,此后的推进并不顺利。疫情导致中超联赛无法进行正常的主客场制,足协关于球队中性名称的要求,也造成中超球队的社会影响力和经济效益直线跌落,足球大环境遭遇极度冰点。

“目前环境下,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大都不愿意进行这种毫无收益风险的投资。”一位重庆知名足球媒体人黄锐(化名)向封面新闻表示。

想让重庆足球火种保留下去,这位媒体人士建议,球员和重庆市体育局要“共同使力”。球员方面,对于拖欠的工资,可以与俱乐部协商分期付,并适当降薪,让自己有球打,“这样才能继续留在圈内,才有机会表现自己。”

而对重庆市体育局方面,他希望能设法筹措一部分资金,解一下燃眉之急,让球队有钱进赛区,继续完成今年的中超比赛。“包括社会其他方面,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让重庆足球坚持活下去。”黄锐说道。

5月20日下午,封面新闻致电重庆市体育局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解决措施现在正在研究当中,具体细节不便透露。”

5月20日晚,重庆两江竞技队全体教练员和球员联袂发布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信中表示,愿意自动放弃2021年4月30日前俱乐部拖欠的薪水,希望有关方面可以按照步骤完成俱乐部股改拯救球队,继续为重庆而战。

回到两江竞技俱乐部大厅,一面墙上贴满了重庆球迷对球队和球员们的寄语——“为重庆而战!血战到底!重庆雄起!” “愿心爱的足球队本赛季保级成功,愿俱乐部永远留在中超,重庆唯一的足球火种加油!”“希望重庆队能尽早打进亚冠!加油!”

重庆足球队将何去何从,两江竞技能顺利参加今年的中超联赛吗?封面新闻将持续关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