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和上海足球的关系

中饭吃好继续翻资料。在上海,“杜月笙”的名字似乎是个永恒的话题,故事也多。“三碗面”啦,“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啦,等等之类。事实上这些所谓的“杜氏名言”,或出自小说家言,或出自章君榖、万墨林、陆京士等人的回忆文章,经过了作者本人的文学加工,大意如此但不是杜先生的原话了。今天早上看到一则推送,说的是民国时代的上海足球,颇有可读性。文中提到杜月笙和足球的一段往事,可以再作些补充,相信无论是“杜月笙迷”还是足球迷,都会感兴趣。当年上海滩上叱咤风云的“月笙哥”确实和足球有过一次亲密接触,而且“有图有真相”,由记者拍下来登在报上,就是这样图:杜先生开球时一瞥

照片肯定不是P的,杜月笙站在中线为一场足球赛开球,这是毫无疑问了。不过具体这是什么比赛,杜月笙又为什么要来这么一脚,就言人人殊了。有文章认为这是1935年第六届旧中国全运会时的照片,说是杜月笙牵头为全运会足球赛拉赞助,作为回报,让他为足球比赛开球。但只要仔细分析这张照片就可以知道此说不确。第六届全运会是旧中国体育的最巅峰,比赛是在全新建造的上海市运动场(今江湾体育场)举行的,场面极为宏大。而这张照片的背景,看台低矮,甚至高度不如背后的民居,怎么可能是当年“远东第一大运动场”的江湾呢。1935年全运会足球决赛

政府为办好1935年的全运会,可说是不遗余力,这是他们向国民进行的一次国力展示。曾经担任外交部长的王正廷是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首任会长,当时担任主席董事。王正廷还有个身份是红十字会会长,杜月笙是副会长之一。所以杜月笙也参与一部分全运会筹备工作,主要是策划“游艺”活动,他最擅长的是组织京剧义演,为全运会筹款。筹到的款项应该不少,但对耗费巨大的整届赛事而言,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杜先生“一句闲话”能办全运会,恐怕还搭不够,请他开球自然也无从谈起。逸园跑狗场

那么杜月笙这张踢球的照片是何时何地呢?经我“大胆设想”,再请向上海著名藏书家樊东伟先生求证,可以确认是1946年6月26日在逸园跑狗场(今文化广场)进行的一场沪港足球对抗赛,由香港星东队对上海青白队。比赛结果主场作战的上海青白队2比1获胜。杜月笙之所以被邀请作为开球嘉宾,是因为当年春天苏北水灾,杜月笙主持成立的“苏北难民救济协会上海市募筹委员会”举办一系列义赛,为苏北灾民募捐。这场比赛有义赛的性质,而杜月笙作为主办方代表,为比赛开球助兴。赛后进行义球拍卖,一位名叫王韵梅的女士开出500万元高价,把比赛用球买走了。但杜月笙等为赈灾定下的筹款目标是20亿(旧币),仅仅举办足球赛显然是杯水车薪。于是有了后来8月份举行的“上海小姐”选美,就不展开谈了,今天主要还是谈足球。参加1948年伦敦奥运会的四名上海国脚

上海足坛原来的老牌强队是东华队,但经过八年抗战,东华队的班底老化,到1946年时已有力不从心之感。当年6月份,香港两支甲级劲旅星岛队和东方队组成联队(简称星东队)访问上海,由“万金油大王”胡文虎的儿子、香港星岛体育会创始人胡好先生任领队。这支球队聚集了当时香港足坛的精英,实力强大。到上海先和几支洋人球队较量,6比0战胜英国海军队,5比3战胜犹太队,4比1战胜西联队。6月14日第四场迎战上海足球的“老盟主”东华队,又以5比2获胜。东华队中的名将孙锦顺39岁(1907年出生)、贾幼良34岁(1912年出生),虽全力以赴,一度和对手打成2比2,但终究年岁不饶人,还是败下阵来。而此时上海足坛的后起之秀青白队状态正佳,一出场就3比1轻取星东队。之后东华队和青白队组成联队,3比2又胜星东。6月26日是星东队的告别赛,杜月笙亲自开球,青白队又以2比1获胜,“月笙哥”自然是面上有光。1943年首届上海足球联合会合影

另外还有关于杜月笙曾经担任上海足球协会会长的说法。杜月笙一生兼职无数,是否在某足球机构中挂过名?目前因疫情在家,不易查找资料,所以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杜月笙未在上海官方的足球机构担任过“会长”或类似的职务。上海最早的足球机构是成立于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的上海足球会(Shanghai Football Association)。这个协会虽然不排斥华人球队参加,但初期都是外国侨民组队,所以俗称“西联会”,和中国人没有关系。二十年代开始有中国球队参与,到1943年租界收回,“西联会”结束。这个协会原来由英国人主持,后来会中葡萄牙人居多。中国人沈嗣良、周家骐、胡宪生、沈更荣、乐秀荣、沈回春、张志和等曾在会中担任职务,并没有找到杜月笙的名字。乐华足球队

中国人自己的足球组织,原有华东大学体育联合会,但主要偏重于各高校。1924年中华体育协进会成立,然后组建了中华足球联合会,经费由协进会负担,日常事务也由协进会人员兼任。先后担任过委员长或主席的分别有沈嗣良、容启兆、乐秀荣、蒋湘青、冯建维等,也没有杜月笙的名字。1943年上海足球联合会成立,这是第一个华人自主的全市性足球管理机构,担任管理职务的仍是沈嗣良和周家骐。1946年抗战胜利,原来的机构告终,成立上海市体育协会,下设足球委员会,周家骐任主席。足委会共举办四届联赛和杯赛,之后就解放了。历数上海足球管理机构的历史,没有发现杜月笙担任过职务。周家骐

杜月笙确实穿着长衫和圆口布鞋踢过一脚球,也组织过义赛,不过要说他喜欢踢球或者在足球组织中担任过什么职务,恐怕是后人的想象。以上种种,只是一名体育记者看到“杜月笙”三字后的一点“强迫症”,或许可以让有兴趣的朋友增加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