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望台| 研究数据界定不同动机之下的 “游戏障碍” 疾病

,在这里有各种各样关于神经学的科研成果,我们发现其中也有不少与电子竞技相关的研究,其研究团队大多来自全球不错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并且,关于这些研究成果也都在相应的学科期刊上找到了已经发表的论文。

此前,我们科普了许多电子竞技关于人类大脑神经相关的研究成果。这其中,也多次提到过想要利用电子竞技去改善人体各方面机能的前提是建立在适度的情况下。

大家都知道过度游戏是一种不良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在2018年6月18日被世界卫生组织(WHO)以一部分人会因为打游戏而生病为理由添加到《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ICD-11)的“成瘾性疾患”章节之中;2019年7月,WHO正式将“Gaming Disorder(游戏障碍)”列入精神疾病范畴内;2022年1月1日,新版分类正式生效。

一份由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心理学系带领并联合匈牙利ELTE Eötvös Loránd University发布的研究论文指出,在普通业余玩家中出现“游戏障碍”心理疾病的几率远高于电竞职业选手,其根本原因是两个群体对于电子竞技定义的动机。

这看上去像一句废话,或者说常识,但我们在分辨和解决问题的时候恰恰是忽略了常识。

简单来说,定义“游戏障碍”的标准有三条:第一,玩家处于玩游戏的状态持续保持很长;第二,玩家玩游戏以至于到失控状态,无法进行日常生活的地步;第三,玩家将游戏当做日常生活中第一优先的事物,并且不顾其有任何的不良后果。

这个研究团队对约4300名职业电竞选手与普通游戏玩家进行了调查,收集了有关游戏时间、游戏动机、游戏障碍的存在和严重程度以及精神症状的数据,首次将职业电竞选手与普通游戏玩家进行了对比分析,深度探讨了两个群体间的异同。

研究团队发现,普通游戏玩家会有更高几率出现“游戏障碍”是因为他们更想要借用电子竞技去逃避现实。

并不是说职业电竞选手就不会出现“游戏障碍”——当电竞职业选手和普通业余玩家都因想逃避现实而开始沉迷于电竞活动时,两个群体都有着患上“游戏障碍”的风险,只是他们的风险系数存在差异。

调查结果如下表所示,电竞选手(表中“Esports Gamers”)在工作日(表中“Average Weekday Mean”)和周末(表中“Average Weekend Day Mean”)进行游戏的时长都比普通业余玩家(表中“Recreational Gamers”)多得多,但电竞选手在竞争(表中“Competition”)和提升技术(表中“Skill development”)的游戏动机方面的评分是远高于普通业余玩家的。所以说在这两个群体中,以逃避现实(表中“Escape”)为由出现游戏障碍的情况都是可能存在的。

相较于普通游戏玩家利用电子竞技来“消遣时光”、“逃避现实”等,职业电竞选手因其进行的电竞活动具有更强的竞技性、竞争性而使“游戏障碍”这样的心理疾病问题几乎被遮盖过去。

简单来说,职业电竞选手也会想要逃避现实,但选手间水平差异带来的压力以及自尊心等等弱化了这样的动机,降低其因想逃避现实而可能出现的“游戏障碍”风险,让他们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相对健康的心理状态。

在职业玩家组中,通过逃避现实产生的标准化效应大小为0.224,占总效应量的45.8%,而其他的间接动机在职业玩家组中并不重要;而普通业余玩家组中,通过逃避现实产生的标准化效应大小为0.23,占总效应量的57.1%,其中逃避(0.261;p<0.001)、应付(-0.023;p<0.01)、幻想(-0.016;p<0.05)和竞争(0.01;p<0.001)等动机显示出显著的区别,这其中包含着一些负面动机。

这组繁琐的计算结果意味着,虽然两个群体对待电子竞技有着本质上的动机差异,但因逃避现实产生的占比差并不明显,所以并不代表职业选手中完全不会出现此类心理疾病。

“逃避现实会导致负面的结果并且干扰到电竞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就像任何体育运动员的职业生涯都可能会因为身体的各种创伤而告终。”Demetrovics教授指出,“在未来的研究中,我们应该更侧重于探索与游戏障碍相关的在不同电竞玩家群体中逃避现实的动机,以此来帮助制定预防、干预和治疗的计划。例如心理训练、提高自尊和适应竞争环境等等的应对策略。”

这项研究成果更深的意义,就像Demetrovics教授建议道的:“虽然像电竞项目的各个联盟这样的官方组织已经就使用可以提高成绩的药物有着严格的限制规定,但基于我们的研究结果发现,他们还应该制定一份更细致的行为准则,包括针对不良游戏行为和游戏障碍的具体规定和诊断清单。”

职业的电竞组织,包括俱乐部、联盟,有责任确保那些参与这项运动并可能随之出现心理问题的选手们的心理健康,并且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及时给予帮助、支持和治疗;同样,在选手们可能会出现心理疾病之前,俱乐部、联盟也需要明确的警示,帮选手们做到及时预防。

目前,有不少科研团队正在对WHO关于“游戏障碍”的书面定义进行更深度的研究,希望推出一套可用于评估与预防“游戏障碍”的测试,比如来自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北京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澳大利亚)医学院的学者们就组成了这样的团队。

可以确定的是,我们还需要通过更多的科学研究去探索“游戏障碍”,去预防此类疾病的发生,保护所有的电竞受众群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